部分诗作:


 

寺庙 (2017.4于永福庵旁)【2017.5.20发表于江海晚报】

隔壁有座庙
早早便烧起香火
两行青烟飘了进来
清早变得很远

在魔都漫无目的
于办公室读书写字
画起那座小镇
蛤蟆镜中的蓬头少年

徒步行至半夜
山路古道满天雨
猎户家的麂子和啤酒
醉倒在又一个春夜

在小街寻找书店
石板上的青苔是见证
问隔墙的朋友借块香皂
就这清香世间再无

决定告别故乡
小河不再脚下流淌
江南令人厌倦
塞北又不知在何方

男人女人还有黑狗
老汉山顶一个旧棚
闪电如骑士来袭
差点随波下悬崖

白色的房子蓝色的水
粉色店铺中奶酪汽水
广播里歌声又响起来
该死的坏了这席春梦


 

犬之火 (2017写给小儿)

旧时,没有这个节日

直到有天飘起雪花

在门外不安徘徊,等待

 

爸爸,去哪儿

去看海,去看山

去每一处可能的稻荷

 

在纸上画一条鱼

把书和水,放在包里

大声笑,是妈妈和春天

 

我爱每一辆汽车

爱故乡,奔跑和花草

爱每一个与我相爱之人

 

唱一支歌,再来一支

不要谈粮食和理想

在自己的王国,做王子


 

 

念奴娇 北海(2016.12于大连学术研讨会)

北海南国,看天涯僧客,何处画得青眉。捧起五洋碧波,洗濯沧浪吾缨。

长空凝碧,水月洞天,驾孤云千山飞越。吕祖彷徨,朗吟几时曾见。

回首拔剑霎那,乱雪穿石,黄花风色金满城。衷肠难诉,醉把白头倚昆仑。


 

 

行路难 (2016.11雨夜过通州)

江海夜雨,又几番吹我,关山难度。沉吟至今,但为生平光明故。

慷慨青丝成雪,来时路,似俗作梦,通州庐州入魔都。


 

 

黄鸟 (2016.10)

去岁本无树,

落落成一垂。

叽叽黄梨鸟,

寞寞西南飞。

 

念尔孤绝处,

在兹百千回。

廓廓万重山,

戚戚菩萨眉。


 

 

清平乐 故园 (2016秋于故园)

远晴秋晚,落霞故园满。北雁飞过红叶院,小楼西风慢卷。

无言独自凭栏,汉家明月半弯。檐下黄花又浅,锦光裘色沐寒。


 

 

问道 (2016)

求道总须问己,得来便宜终荒;

行於成时方知,性体穷处光明。


 

 

記一場畢業禮會 (2013夏于上大梅园)

趕在暴雨前返回 是怕壞了興致
坐在禮堂中 看著表演和告別
滿腦子都是源氏 和他霧中的辭章
告訴我 這季節 山邊並無懸崖
路上停了風浪 更沒有失落和慌張

走過六月的南方 只剩一點憂傷
那反復吟唱的 總是優美滄滄
如同是幾片落葉 極其偶然地相撞
別急忙 這時光 天上鮮有烏雲
倘若少了太陽 還會有月色和星光


 

 

(2009,上大泮池湖畔)

那颗小小的心 穿过三月的寒风

在紫叶李的花絮中 瑟瑟 纷飞

有点纯洁 又惨白 此刻

我在湖边 在花丛中 在雨里


 

 

芳华二首(2008于浦东芳华路)

(一)

那泛黄的纸张中

古往今来人物

无疑都只是寂寥

 

那是无人的城

那是无叶的树

那是无花的果

 

(二)

寂静的窗外

一只野猫爬上墙头

凄惨地叫着春

 

泡上一杯茶

怀念那些苍柏下

明清之交的英雄们


 

 

书与梦 (2008冬于深圳南山)

前些时候,回到故乡
看看尘落满面的桌子
还有那些旧书

喜欢阳光降临的味道
细雨枯梧的黄昏也不错
那时独坐在窗前

只是蒲氏的石头
以为确是前世的孤僧
独恋那凄凄的禅悟

金戈锈蚀的原野上
道粉脂早已零落南朝
八荒万里今何在

其实忧愁无需问好
赵某的西域并非荒诞不经
落落之根实为百年孤独

忘了是谁搭起了大弓
逐日的力量落在山海关外
英雄之踵为何如此脆弱

光阴化物成流
书简的气息的确令人流连
呵,苍河白日下的书与梦

 


 

(待续。。。)

 

返回主页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17007138号-1